萧川

裙子图片源微博


【寂寞如雪】

残木成墟

残木成墟

画骨

天空辗转残云几缕

那片森林里的风光绮丽

飞鸟掠过也不舍离去

风疏雨骤时

惊起湖泊里的潜鱼

晓光乍破风卷云翳

缠绕的荆棘刺破易碎现实

记忆的碎片凝聚

翻覆的残念四起

心梦凄迷的秘密深藏根蒂

残木成墟却甘心沉迷

断树生芽凝聚的勇气无敌

过往的沉溺再无后续

缱倦的希望不可比拟

勇敢前行的浪涛翻涌而至

终将沉沦抛弃

潜滋暗长  只为破晓  绽放的希冀

看 翻云覆雨


新年快乐

杨洋看着面前那个专注看着街头广告荧屏的女生,屏幕上正在放春晚,一派喜气。她就静静的站在街口,靠着路牌,懒散而专注的盯着屏幕。

街对面走过来一群混混,头发各种颜色的,穿着黑色皮夹克。走在最前面的男生猛地吸了一口手中的烟,一口将烟啐在地上,用脚捻熄烟头的火星。连贯而娴熟。

“啧,走啊,这会儿去哪儿玩儿。”

“能有什么好玩的,街上这些店都关门了,大过年的。”

说话的男生染一头红发,穿着不耐寒的皮夹克,说这句话时的表情显得漫不经心而又刻意逃避。

“嘿,顾清你还看春晚啊。”

顾清收回自己的目光:“这不等你们么,无聊。怎么这么慢啊你们。”

她正了正形,收敛了方才的专注与懒散,扯了扯背包带,又理了理红色的羽绒服。

身边的杨洋默默地扯了扯顾清的背包,她习以为常地将包递给他。

“走吧,找个地儿吃饭喝酒,不然能玩什么。”

“也就这样咯。”她不以为意地含糊答应,右手很自然地拉住杨洋的手臂。

“哟,我总觉得杨洋不像是你男票,倒像是个小跟班阿。”是个烫了卷发的女生看着顾清和杨洋的动作调侃到。

“谁让他这么秀气,跟个女孩儿似的。”顾清豪气地一把揽过杨洋的肩头。

“是啊,我哪儿能跟顾大爷您比啊,您这豪气万丈的,我也就这跟班命。”

杨洋的个儿比顾清高一点,身材也不算弱小,只是平时略微沉默,做事带点女孩子的秀气。

说说笑笑,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在人群越来越稀疏的街头,街上张灯结彩,早已经为过年做好了准备。路过的行人匆匆走过,或冷眼相待或不屑投以一分目光在这群不良少年的身上。

 


“我说没地儿可以吃饭了,只有一两家面馆。”
  “对啊,总不能在面馆里待到凌晨。”

“杨洋你家是不是没人?”顾清问。

“嗯啊。”

“我们买点吃的喝的去杨洋家,可以吧?”

“可以。”杨洋应到。

“哟~”周围却响起不怀好意的口哨声。

顾青毫不在意,一挑眉:“哟什么哟,买东西去。”

 

“咔嚓”

防盗门被打开,屋里一片漆黑,楼道的声控灯的光略微照进。杨洋熟悉的找到开关的位置,打开。瞬间亮了起来,家里很干净整洁,也很空荡。

“直接进来吧,明天保姆会来打扫的。”杨洋将要是随意扔在临近的鞋柜上,把顾清的背包放在客厅沙发上。

“哦,都九点半了。”

“诶诶诶,这电视怎么开啊。”

“东西快拿出来。”

“啤酒给我。‘

空荡安静的房子一下子热闹起来,杨洋打开很久不放的电视,央视一台,春晚。

“我们看什么春晚啊,换个换个。”

吵嚷声中这一句尤其突兀,四周一片静默无言,却是转瞬之间大家又若无其事地该干嘛干嘛,没人再提换台的事情。

 


该吃的吃了,大家喝酒喝得正欢,开始玩游戏,转酒瓶子,真心话大冒险。

转到杨洋。

“杨洋,来来来抽一张牌,双数真心话单数大冒险。”

“嘿嘿7.大冒险。要求也不过分,和右手边第一位异性亲一个。”

杨洋右手边的顾清转过头来看着他,双目含笑:“诺,大爷给你亲一下。”

他有些不自在,扭捏一下,亲了一下顾清的脸颊。

“好啦好啦,下一个下一个。”

“嘿嘿,这回是你啊。”

“来吧,本大爷啥都不怕。”

“别拿你大爷挡刀。”

“哈哈哈”

嬉笑嬉笑,嬉笑。

又转到顾清,真心话。

“你刚刚一直在走神,在想什么。”

“大过年的,看着春晚想家呗。”她依旧一副灿烂的笑脸。

又是一阵静默。

 


十二点,人都走了。

“砰”杨洋关上门,隔绝了外面那些家伙不怀好意的调侃。他又从卧室拖出一床厚的棉被,给倒在沙发上的顾清盖上。简单收拾了一下客厅,走到电视旁边。

“别关电视。”

杨洋回头看见顾清懒懒地翻了一个身,背对他和电视。

“别关,我听声儿。”

他听出声音的哽咽和沙哑。

“恩,不关,早点睡。恩,新年快乐。”

关灯,回房,睡觉。

客厅里的电视光忽明忽暗,电视里的声音如此清晰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呐,大年初一写的了,一直没法博客


小线高中退网我真是不开腥